保密,让航天梦更精彩—访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办公室副主任

发布时间:2015-05-25 08:22:10

\
    记者:听闻我国将于明年发射天宫二号飞船,请您介绍一下有关情况。
    杨利伟:是的。在今年的“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航天工程总设计师周建平向中新社记者证实了这一消息。在天宫二号发射之前,我国将在海南发射场发射新研制的长征七号运载火箭的实验箭。
 
    记者:祝贺我国航天科技水平又将有新的突破!人们都说装备制造业支撑了中国梦航天梦,对此您怎么看?
    杨利伟:的确如此。中国载人航天工程是航天装备制造业自力更生、奋发图强、不懈努力结出的硕果,中国载人航天取得了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实现了中华民族的飞天梦想。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强调的那样,航天梦是中国梦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作为装备制造业,特别是高端装备制造业的核心关键技术,代表着一国的核心竞争力,往往具有自主知识产权和高保密特征。
    央视曾经热播的电视片《大国重器》,看了以后令人感到扬眉吐气。片中领导、专家和实业家的讲述,以及所展示的中国装备制造业的惊人成就,无不揭示这样一个深刻道理:装备制造业尤其是高端装备制造业是大国重器。中国想要强大,要实现中国梦,装备制造业不可或缺。高端装备制造业的竞争,实际是国家整体工业实力的比拼,是大国博弈的核心,体现的是综合国力和科技水平。中国载人航天工程是中国高端装备制造业的杰出代表,它与我国的高铁、特高压、超超临界发电机组、海上钻井平台、深海探测等一批世界级尖端技术成就一起,充分展示了中国道路、中国精神、中国力量,有力地保障了我国的产业安全、经济安全和国家安全。
保障我国的安全,保障我国的核心竞争力,首先就必须保护好尖端制造业的秘密。而对中国载人航天工程来说,保密工作还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
 
    记者:请您简要介绍一下我国载人航天工程的发展历程。
    杨利伟:回顾我国载人航天事业的奋斗历程,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准确把握时代前进的脉搏和科技发展方向,总揽全局,运筹帷幄,为载人航天事业快速发展提供了根本保障。
新中国成立之初,在国际形势严峻、经济非常困难、技术条件极为落后的情况下,毛泽东、周恩来等老一辈革命家高瞻远瞩,决策研制“两弹一星”,为新中国载人航天事业发展奠定了基石。20世纪80年代,面对美、日和西欧纷纷加快高科技发展的国际科技革命浪潮,以邓小平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集体审时度势,果断决策实施“863计划”,旨在大力推进我国高科技发展,确保在国际竞争、特别是大国博弈中占有一席之地。中央明确把载人航天事业纳入“863计划”,组建了“863计划航天技术领域专家委员会”,开展了对我国载人航天工程相关概念的论证工作。
以江泽民同志为核心的中央领导集体,从世界科技竞争发展大势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全局出发,对我国尖端科技事业发展进行了全面部署。1992年8月,李鹏总理主持召开中央专委会议,讨论中国载人航天发展问题。会议认为,从政治、经济等诸方面考虑,立即发展中国载人航天是必要的,中国发展载人航天要从载人飞船起步。1992年9月21日,是个值得永远纪念的日子,这一天,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讨论并同意《中央专委关于开展我国载人飞船工程研制的请示》,作出了实施载人航天工程的重大战略决策,明确了中国载人航天“三步走”的发展战略,并批准了载人飞船工程启动实施。在听取专家汇报后,江泽民同志强调,要下决心搞载人航天,这对我国的政治、经济、科技都有重要意义。载人航天是综合国力的标志,要坚持不懈、锲而不舍地去搞。自此,以“921”为代号的中国载人航天工程诞生了。
    1999年11月,我国载人航天工程进行了第一次无人飞行试验。2003年10月15日,神舟五号飞船圆满完成了我国首次载人航天飞行,向全世界庄严宣告,中国已成为世界上第三个独立掌握载人航天技术的国家。2008年9月25日,神舟七号飞行任务的成功,使我国成为世界上第三个独立掌握舱外服、气闸舱等空间出舱关键技术的国家。2011年9月和2012年6月,神舟八号和神舟九号任务的成功,标志着我国突破和掌握了空间交会对接技术。2013年6月11日,神舟十号飞行任务获得成功。
    载人航天实施23年来,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曾4次召开庆功大会。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等中央领导同志曾先后20余次莅临载人航天工程研制实验现场视察指导,曾60余次就工程研制建设作出重要批示和指示,内容涉及质量、安全、保密,以及国际合作、对外宣传、自主创新和总体方案等各个方面,有力指导了工程建设发展。
 
    记者: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取得了哪些成就,产生了什么影响?未来我国载人航天工程将会展现出什么样的图景?
    杨利伟:独立自主实施载人航天工程,是我国继“两弹一星”之后又一举世瞩目的壮举,是我国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伟大成就的一个重要标志。从以下四个层面的简要概括可以感受到我国载人航天取得的丰硕成果。
技术层面:突破和掌握了载人航天三大基本技术。载人航天工程作为我国航天领域迄今规模最庞大、系统最复杂、可靠性和安全性要求最高的一项国家重点工程,自1992年立项实施以来,发射飞行任务连战连捷,先后突破和掌握了载人天地往返运输、航天员出舱活动和空间交会对接这三大载人航天领域最基本、最关键的核心技术,为空间站在轨建造和空间大型组合体运营管理积累了经验。
    应用层面:载人航天越来越走进国计民生。正如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办公室余同杰主任对媒体所说的,“载人航天应用始终是工程发展的一个主题和追求的一个目标”。在工程实施过程中组织开展了多学科的空间科学实验和应用研究实验,取得900余项发明专利和科技成果,有2000余项技术被应用到国民经济各部门,1100余项新材料批量生产。已研制了300多台套有效载荷,在对地观测及地球环境监测、空间天文观测、空间环境监测、应用新技术等领域取得了具有重要价值的科学与应用成果。许多成果已广泛应用于国土资源、油气、海洋、农业、生态环境研究等方面。
    人才层面:培养造就了高水平的科技和管理人才队伍。载人航天工程的实施,为人才的锻炼成长提供了十分难得的机遇。23年来,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培养了一支规模较大、专业齐全、结构合理的高素质人才队伍,保证了航天技术持续发展的需要,也为国家建设各个领域输送了大量人才。目前,工程各大系统主任设计师以上的科技骨干,49岁以下的占90%,一线关键岗位35岁以下的占70%以上。需要指出的是,这些领军人物和科技骨干几乎都是涉密人员。这样一支年轻又成熟的队伍,是我们事业兴旺发达的根本保证。国外同行对中国这支年纪轻轻就挑起大梁的人才队伍非常羡慕。
    精神层面:凝聚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精神动力。伟大的事业孕育伟大的精神,而伟大的精神往往能够激发惊人的物质创造力。钱学森、邓稼先、朱光亚、王淦昌等老一辈科学家,为我们留下了“两弹一星”精神这一宝贵财富。在他们崇高精神境界的激励下,广大航天工作者始终牢记党和人民的重托,满怀为国争光的雄心壮志,铸就了“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攻关、特别能奉献”的载人航天精神。这既是我们科技工作者应该倍加珍惜、始终坚守的精神家园,也已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成为中华民族的强大精神支柱之一,极大地增强了全体中华儿女的民族自信心和凝聚力,坚定了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继续推进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上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决心和信念。
    展望未来,我们的发展目标是非常激动人心的。2010年9月25日,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审议批准了《载人空间站工程实施方案》,载人空间站工程正式启动实施。目前在研的项目包括:天宫二号空间实验室、空间站、货运飞船、长征五号B运载火箭和长征七号运载火箭等,新建的海南航天发射场等系统也正在按计划有序推进。
我们坚持“以创新推动发展,以跨越加快技术进步”的发展道路,通过提出空间站基本构型、扩展和建造方案,采用一系列先进资源再生和高效利用技术,设计模块化货运飞船方案,形成了我国独有的空间站建造模式,总体上将使我国空间站达到当前国际先进水平并在某些方面有所超越,代表了未来空间站发展的重要方向,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和中国特色。
    此外,着眼载人航天的可持续发展,我们正在积极开展载人登月和载人深空探测的相关论证研究,探索发展先进的航天技术,向更远更高发展,如载人登陆月球、火星;向更经济、更面向大众日常需求的方向发展,如太空产业、太空旅游,并争取尽早在人类文明发展进步的新征途中,成为世界载人航天技术发展的引领者。
 
    记者:您前面说到,保密工作对中国航天事业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请您详细谈谈。
    杨利伟:保密工作伴随着中国的国防工业包括航天事业从摇篮状态一直走到今天。新中国成立之初,我们国力弱,科技事业落后,没有现代工业基础,又处在封锁围堵之中,抗打击能力非常弱。如果我们过早地暴露发展“两弹一星”的战略意图,打击将随时而至。这种严峻形势,使把发展“两弹一星”当作决定国家命运、民族命运、子孙后代命运大事的中国领导人不能掉以轻心。所以,保密是当时中央重大决策实施必须采取的措施。
今天人们很难想象当时保密工作的严格。中国关于制造原子弹的重大决定,没有签署任何正式的文件或留下会议记录。1987年,中央文献研究室根据周恩来留在台历上的一行字“约李四光、钱三强来谈”,找钱三强了解情况后,才揭开了这一重大秘密。
    1956年2月,钱学森提交了《建立我国国防航空工业的意见书》。当时为保密起见,用“国防航空工业”这个名称来指代火箭、导弹以及后来的航天事业。这份意见书,是我国导弹及运载火箭研究开端的重要步骤之一。
    1956年4月13日,国务院正式成立了由周恩来、聂荣臻、钱学森等人负责筹备组建导弹航空科学研究的领导机构——航空工业委员会。这是一个秘密部门,直属国防部,是国防科工委、总装备部的前身。
当年,为了国家早日强大,上到决策层,下到数十万专家、技术人员和部队官兵对外守口如瓶,许多人不惜牺牲个人利益,隐名埋姓,甘做无名英雄。那个时代的保密故事不胜枚举,典型的如周恩来对邓颖超保密、周恩来搜张爱萍口袋、邓稼先保密宣誓以及“夫妻树”等。这些故事至今还在各个戈壁基地、深山工厂、科研院所被人们广为传颂,成为严格执行保密纪律的典范。
    改革开放以后,从中央决策实施载人航天工程、工程项目的研制开发,到航天员选拔也都是秘密进行的。第一批航天员经过层层筛选,最终包括我自己在内的14人入选。在很多不知真相的朋友、同事眼中,我们这些人如同失踪一般,突然之间就从队伍中“消失”不见了。1997年12月,经中央军委批准,由14名预备航天员组成的世界上第三支航天员大队成立。1998年1月5日,14人到齐。这一天,从此成了中国人民解放军航天员大队的生日。在神舟一号试验飞行之前,中国航天员的培训一直处于保密状态。
    今天的保密工作依然对我国的航天事业发挥着不可或缺的保障作用,但我们已经不需要像当年那样,把所有与项目任务有关的信息都严严实实地保起来,而是保中有放,保放结合。这种深刻的变化,既缘于社会文明进步带来的保密观念的转变,又缘于对我国载人航天雄厚科技实力的高度自信,更缘于我国综合国力的强大,这种威慑力使那些有非分之想的人不敢轻举妄动。社会发展需要公开,巨大成就需要展示,威慑敌人需要亮剑,但不管怎样,载人航天与保密工作将永远相伴相生。
 
    记者:飞天壮举是勇敢者的事业,作为圆了中国人飞天梦想的首位航天员,这么多年来,您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杨利伟:完成首飞任务后,我时常在想:载人航天究竟意味着什么、究竟包含着什么?到底是什么使得全世界的人们都对这项事业如此着迷?今天,通过在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办公室工作以来对整个工程进行的全新审视,我对载人航天有了许多新的感悟和理解。我想,还是要更多地从精神的高度去认识载人航天,因为只有精神的力量,才能吸引全人类的目光,不畏艰险地进行探索;而精神从来就不是虚无缥缈的,它与国家、民族、集体和个人紧密相连、息息相关。
    精神的力量是永恒的。就拿离心机训练来说,为了适应航天飞行带来的超重现象,我们要在地面进行大量的离心机训练,最大要承受8个G的过载,也就是相当于体重8倍的负荷压在身上,面部被拉得变形,眼泪控制不住地往外流,身体感觉非常难受。训练时,航天员手里都有一个报警器,只要感到承受不了时,可以按响它,让工作人员把机器停下来,可是直到今天,在将近17年的训练中,报警器没有响过一次。其实类似的科目在航天员的训练中实在太多了。是什么支撑着我们,我想是一种精神。在与各位战友同事交流的时候,大家都觉得人是需要一种精神的:为了崇高的目标,对国家、对民族的奉献精神。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如果没有这种精神,就不能算是一个伟大的国家、一个有希望的民族。
    民族的力量是无敌的。太空之行后我一直在想,我们国家经济科技的发展、综合国力的强盛,给中国人带来的是什么?应该是民族自豪感。我记得2004年5月19日,我到联合国向当时的秘书长安南移交神舟五号搭载的联合国旗帜。当时正值联合国开例会,面对各国代表,安南秘书长讲了这样一句话:“这一天对于世界各个国家都是非常重要的一天,中国虽然不是第一个搭载联合国旗帜的国家,但中国是第一个在首次飞行中就搭载联合国旗帜的国家。”他号召其他国家向中国学习,我当时真是倍感自豪。正是因为国家的发展,才使中华民族能够更好地屹立在世界民族之林,海内外华人的脊梁才能够挺得更直更硬!
    敢于担当是实现梦想的保障。载人航天工程是我国综合国力的显著增强和中华民族勇于探索、敢于超越的重要标志,是实现航天梦的重要支撑和坚强后盾,是中国梦不可或缺的重要内容。面对开展载人航天工程的历史使命,中国航天人敢于担当、忠诚履责、尽心尽责、勇于担责,以纯洁高尚的价值追求、自觉负责的使命意识、执着坚定的理想信念、迎难而上的胆识气魄、精湛可靠的能力素养、同心同德的作风士气,锐意进取、攻坚克难,不断取得新突破。正是这种大担当、大情怀、大无畏,方才铸就了中国载人航天举世瞩目的成就。
    太空探索永无止境。随着国家安全与战略利益的拓展,空间的战略地位更加重要,进一步推动我国载人航天活动向更高太空延展势在必行。这项伟大的事业需要更多的人参与其中,让我们一起仰望星空,梦想未来,为载人航天事业加油。(转自:中国保密在线)